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文學網站榕樹下是怎樣走向沒落的

2019/05/02 来源:南京信息港

导读

榕樹下,從一個個人頁,發展到號稱全球的中文原創站,如今幾經倒賣,并在競爭對手的夾擊之下,卻顯衰敗了,榕樹下究竟怎么了?來聽聽資深文青、知

榕樹下,從一個個人頁,發展到號稱全球的中文原創站,如今幾經倒賣,并在競爭對手的夾擊之下,卻顯衰敗了,榕樹下究竟怎么了?來聽聽資深文青、知乎友李嫐師(騰訊微博@大米叔叔)的解讀:

1997年的下半年诞生了两个都被收购且能活到现在的站:猫扑榕树下。

时至今日,世事变迁,2004年猫扑被千橡收购,五年后,榕树下被盛大收购布局文学阅读领域。

如果没有这个问题,我几乎忘了这个次上的文学站。. 甚至忘了有些名头的作家都出自榕树下。

榕树下站为中国早文学站之一。2002年创始人朱威廉将榕树下以1000万美元卖给了贝塔斯曼。2006年,贝塔斯曼又将榕树下以500万美元转手给了欢乐传媒。2009年10月盛大文学收购榕树下。

09年盛大收购榕树下之时,PV时达到过不足1万(做过站的应该知道PV不足1万是什么概念),重点合作签约的作者流失殆尽,整个榕树像一个空洞的躯壳,没有灵魂。

这里不得不再提到另一个大家熟知的站起点中文,出发点中文在2003年就已经布局推动阅读的商业化进程,通过建立一个平台为作者和读者搭建一个良性的生态链。

除了阅读的VIP模式,还有当年的广告,比如WAP推送、彩铃业务等SP广告业务。

除此之外出发点还在剧本、动漫、游戏、出版等领域进行了涉猎,深度的发掘了更多的商业价值和商业潜力。而反观榕树下,受盈利模式和经营方式所限,真的很难支持。

话题回到我们的榕树下:

从诸多媒体角度和他个人言论可以看出,榕树下的创始人朱威廉算是一个文青了,他有自己的蓝图和想法,致力想营造一个互联清新、淡雅、严肃、纯净的互联文学站。

朱威廉表示,当初对贝塔斯曼抱着很高期望,但榕树下这几年的发展令他失望至极。我是由于当时资金和能力有限,才把榕树下卖给了贝塔斯曼,其实不后悔。朱威廉说,到贝塔斯曼后,榕树下每况愈下,站质量跌到海底。李寻欢(路金波名,榕树下总经理)称,榕树下卖出去的这些年已越来越沉默,在起点中文、红袖等获得大发展之时,榕树下的商业模式却一直不够稳定。欢乐传媒收购榕树下时刚完成融资,是其有钱的时候,现在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价格肯定比原来大大降低。李寻欢说,双方已经过两轮口头谈话,障碍还是价格问题。他同时表示,自己与出版传媒合作成立的万融出版公司目前做得很好,此次牵线朱威廉收回榕树下,自己无意再回去。

再来看看现在的榕树下的光景:

从上图可以大致看出如今榕树下的一个大致情况,真的真的没有任何特色、没有亮点、没有创新、没有改变,除站名称榕树下,可怜的点击和更新频率,甚至站页脚的版权年份不由的想替朱威廉苦笑一番:你们多久没更新站了?

文学阅读已经呈现全面移动化的趋势,付费阅读、购买电子书、版权分佣等已经不鲜见,更重要的是榕树下失去了初的那种文学氛围,因为逐渐尝试商业化和改变运营策略的同时,致使作者和读者的不认同而流失。也可见朱威廉为什么会大失所望,伤其所心。

曾经的榕树下又想保持文青的那股劲儿、那种范儿,又不愿过早被同质化商业化,甚至想另辟蹊径寻求其他新的模式。在今天说白了就是矫情,在矫情中错失了机会。

在轮番易主收购、无法登陆的各种折腾以后,很多作者有的被挖去,有的也跟着大流各奔东西,再者面对竞争对手和全部行业环境压力,想必榕树下即使有那个心,也无那个力了。

你更愿意坚守你的单纯的艺术,还是愿意将艺术作为一种等价交换的买卖?

当文学站可以通过花钱买推荐位、花钱买榜、花钱加色高亮、花钱修改点击数和阅读数的时候,商业化的现实已经摆在你眼前。

或许这并不矛盾,只是榕树下在矛盾中被执行了缓慢死亡。

对于渐行渐远的过去,我仍然怀念初上榕树下读文学的感觉,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逼格、文青,那时就只知道傻不拉唧一本正经的看文学,自己码着字,幻想着有一天我也能发布一篇自己的作品,可那时谁会料到博客、微博、视频站等新的互联时代变革?

我们没法预测未来,只能一起围坐在榕树下,缅怀过去,那段很纯真的光阴。

,我不知道拿近日回归的朴树和榕树下做比较是否恰当,但我相信下面这首歌应当很应景。

朴树树与花系列音乐会送别(落幕)

香港停销含致癌三氯生成份的高露洁牙膏图
韩国超模HyueKyung夏日海滩混搭
力帆520海外口碑调查高速下变速箱失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