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妖精的魔匣 第十章 命运之枪

2020/02/15 来源:南京信息港

导读

妖精的魔匣 第十章 命运之枪埃琳娜纵声欢笑了片刻,逐渐收敛了笑颜,望先前方浪花翻涌的海面,用喇叭形衣袖遮住泛起红晕的脸颊,有些出神的说

妖精的魔匣 第十章 命运之枪

埃琳娜纵声欢笑了片刻,逐渐收敛了笑颜,望先前方浪花翻涌的海面,用喇叭形衣袖遮住泛起红晕的脸颊,有些出神的说道:

“我知道你最近要做什么事。”

“我一点儿也不意外,毕竟你是精通预言的巫后大人……上次那个预言,真是把我坑的好惨。”黑发骑士露出忿忿不平的表情。

“你觉得我在骗你吗?”巫后小姐继续遮掩着半张俏脸,视线移开海面,用一对宝石蓝的瞳孔亮晶晶的看着他。

“你难道没有戏弄我么?”亚雷注视对方的眼眸,以一种责怪的眼神看着她。

“算了算了……总而言之,我来到凯尔特已经好久了,原本打算待在这里助你一臂之力,但是有些家伙已经留意到了我的存在……所以,我必须先解决好自己的麻烦。”

埃琳娜等颊间的红晕消散,缓缓放下了手臂,精致绝伦的脸上露出了郑重之色,视线紧盯着对方眼眸,一字一度的说道:

“小心手执短枪的男人。”

“短枪?为什么?”黑发骑士再一次被她搞得脑子里一团乱麻。

“因为……”

巫后小姐拧紧了秀眉,俏脸蓦地一阵泛白,迅速用纤手捂住薄唇,含糊不清的说道:

“因为我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片段,那是一把血迹斑驳的短枪,刺穿了许多战士的心脏,其中一名就是你。”

“心脏?”亚雷下意识的将右手探向胸口,然后轻松的笑道:

“刺穿了心脏也杀不死我。”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么?”埃琳娜换上了一副冰冷的表情,蓝眸在夕阳下闪着冷银色的光。

“好吧!我相信你!”黑发骑士虽然觉得这个预言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但看在上一代巫后的份上,还是记下了对方的话。

“千万千万要记住!”巫后小姐说完这句话之后,才将右手从薄唇前移开,认真的再一次嘱咐道:

“那是一把沾着血迹的短枪。”

“是的,我确定我记住了。”亚雷郑重的回答道。

“期待下次见面。”

埃琳娜终于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对他抓了抓手。不等对方有所回应,整个身体便被一道骤然乍现黑腔吞噬。

……

阿契美尼教宗国,万国神殿。

百座覆钟形石柱构成恢弘的柱林,黄金御座气宇非凡地的耸立于殿堂之上。这些柱身上刻着垂直的凹槽,枕头和柱底刻着精美的雕饰。穹顶上满是描绘天堂景象的壁画,无数天使在其中张开雪白的翅膀,夕阳的光辉从高处十字形的上悬窗中s进来,在殿堂内的白玉地面上留下一个个光的十字。其中最大的一个,正在黄金御座后的圣辉十字架前。

这道光的十字正正好好与黄金铸造的圣辉十字架重合,使得整个御座都在光芒的笼罩下,看上去庄严而又圣洁。

“凯尔特的新任总督目前已经切断了贸易通道,并逐步整合了当地最强的几类魔怪,目前正在筹备军队,高地国王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加大援助。”

约瑟夫红衣主教站在黄金御座的正下方,眉目低垂,恭恭敬敬的叙述道。

“罗赛维亚人对南部凯尔特的态度只是一个缓冲区。就算是派遣一名起源骑士成为总督,也不过就是拖延时间的戏码。而北部凯尔特的人口胜过南部百倍,按道理来说,就算我们什么援助也不给,范农家族依然占据绝对优势。”

御座上传来的声音中充满了威严,这是久居权力顶点才能养成的气质

“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南扩,只有自由联盟整合整个凯尔特,才能形成对高卢地区的威压,从而打乱罗赛维亚人的阵脚……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高地王国,哪怕他们的身体里充满了野心和贪婪。”

他不急不慢的叙述着。直到完全阐述完自己的意思,才将视线投向了黄金御座,微微欠身道:

“这也是圣座您所乐意见到的局面。”

观整个波利斯平原,有资格端坐于黄金御座之上的人。只有现任的教宗――海里凡三世。

此刻,这位至高天堂的统治者头戴三重高冠,手执十字苦架,身着一袭华贵的黑袍,样式有几分接近红衣主教的法袍,但是更加精致而华贵。超过最昂贵的丝绸、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面料、用金丝绣成的滚边。如同披风衣摆的衣摆,后边有两条飘带,垂在背后。

“因此,我将派遣衣翠尔颠覆正教异端在南部凯尔特的统治”

教宗那张被银色面具覆盖的面孔露出一丝笑意,双眼投向身形佝偻的红衣主教,不急不慢的说道:

“而你,尤瑟夫红衣主教,将扭转正教的异端信仰,重新传播天主的福音。”

“荣幸之至。”

尤瑟夫恰到好处的露出了感激之色,他很清楚这是教宗许诺的赏赐,只要自己拿下南部凯尔特,就能获得整个凯尔特岛的教产。

然而……传播信仰,威压高卢自然重要,但是如果因此就出动衣翠尔这种级别的天使……实在太过冒险。

认真的思索了片刻,红衣主教有些迟疑的说道:

+

“派遣天使参与现世的争端,恐怕会引起罗赛维亚方面的震怒……甚至有可能触发自由联盟和秩序联盟的全面战争。”

“出动衣翠尔,只是保障胜利的最后一只砝码。”

海里凡三世竖起右手食指的权戒,s出一道纯白的光柱,随即投s到御座下方的圣坛上,目露狂热的低声说道:

“传说中最遥远的古代,当世界还是浑然一体的时候,大地中央耸立着一座支撑天地的世界树,它有七根枝干,化为了至高天堂的支配之剑,相对应的也有七支根j,化为了一杆长枪。”

伴随着空间当中跌宕起伏的重重回音,圣坛中心的熊熊燃烧起一团白色光焰,而在光焰的中心,徐徐升起了一根造型奇特的枝条。

这枝条看上去就是两条扭曲的根j缠在一起,像是一种生长畸形的古怪树木,然而明明属于木质,它上面却布满了铁锈,尤其在尖头的位置,居然还沾染着一丝血迹。

“这……这个……难道说……!”

约瑟夫死死盯着火焰中的枝条,两只眼睛瞪的滚圆,身体也遏制不住随着圣火的跃动而颤抖了起来。

“秉承世界树的威能,那柄长枪拥有着粉碎命运的力量,一切性质的防御在它面前毫无意义。只可惜……在于万物终结之剑的碰撞中永久受损,那柄终结剑也因此碎裂了半个剑身。后来,罗赛维亚的皇帝仿造它制成了尤西乌斯之矛,藉此斩杀了一位强大的异教神。”

教宗说着伸出另一只手,将圣火中的事物招引到掌心,然后握紧了枝条的中段,两条扭曲的根j猛然一动,螺旋着收紧融合,凝缩成一把常人手臂大小的短枪。

圣坛中心的火焰慢慢升起,然后缠绕在短枪的周身,将其封印成了卷轴的形状。

“过来,我的主教。”

海里凡三世手执着短枪化成的卷轴,朝御座下方完全失去从容和镇定的红衣主教招了招手:

“接受这属于你的神圣使命。”

“圣座啊,我怎能僭越属于您的荣光。”约瑟夫主教神色惶恐的匍匐于地,身体在白玉铺成的地板上瑟瑟发抖。

“无需惊慌,这是理智和神意的选择,我们必须借助现在难得优势,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战果。”

教宗银色面具下的面容波澜不惊,平静而从容的说道:“就算是不死之身的战士,也只能饮恨与命运之下。”

……

格拉摩根,梦魇废墟。

在这座新式陆军训练营中,整齐的脚步声激起满天尘土,一队队新兵在军官口令声中,笨手笨脚的组成几排横队缓缓推进。

“蠢货,分清左脚和右脚,保持步调一致!”

“平举好你手上的速s炮,平举,什么叫平举你们懂么?”

“第三排的小子,不要老是左顾右盼,视线直视前方,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左右队友。”

两百名教官不断在自己指挥的小队中来回穿梭,骂骂咧咧的教训着新兵,以最简单有效的方法让他们学会横队推进。

远处的高台上,亚雷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一切暂时都还很顺利,他所构想的新军,其实并没有多大的难度,无非就是需要严厉的训练,再配合速s炮和横队纵跃。

比起传统方式c练要快上许多,道理很简单,白刃战技巧不是几个月就可以练成的,至少有数年是数十年的苦工。

这样的军队要成型,至少得数年,成型之后军方肯定也不会轻易放手,往往就把他们一摁就是几十年。

而且待遇还不能低,否则傻子才从军。

这种训练营式的军团确实能培养出大量高级战士,可惜效率实在低下,没有罗赛维亚这种级别的国力,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浪费。

而其中,大量卡在二阶的战士就成了兵痞,因为大战用不上他们,小规模的战斗打了也没用,自己又晋阶无望,不如安安心心在军团里混日子。

凯尔特军改未来的构想,就是将这部分无法突破,被现实*成兵痞的战士利用起来,从而大幅增强帝国的军力。未完待续。

ps:今天遇到了十分蛋疼的事,加上作者已经花完了请假条,下一章不得不祭出封印的补丁菌……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