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忘情花之雪妖传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南京信息港

导读

一、花与雪,情与伤  寒山萧萧,云霭茫茫,琴音瑟瑟,挽歌凄凄。女子白裳紫袂独坐寒石,素手清芳弄哀筝,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劈来刮去,这凄离

一、花与雪,情与伤  寒山萧萧,云霭茫茫,琴音瑟瑟,挽歌凄凄。女子白裳紫袂独坐寒石,素手清芳弄哀筝,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劈来刮去,这凄离曲调声声萦绕于心,她的泪顺琴弦蜿蜒流淌。情至深处亦成伤,她朱唇轻启,歌声如泣如诉,哀绝断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窥不破尘世迷梦的凡人啊!何苦要作茧自缚?”那美妙的女声犹如天籁,温柔且遥远。  “想抛却你心中所有的烦扰过往,获得永恒的新生吗?”灵光一闪,冰肌玉骨的雪峰女妖挥动着细腻洁白的羽翼惊艳现身。  “我……我不知道……”脸上深浅不一的泪痕依然清晰可见,她的眼前仍在反反复复上演着那些既甜蜜又痛苦的往昔。不知道,不知道,她真的不知该如何作答。一时间要她抽尽情丝,潇洒脱尘,谈何容易?  雪妖楚腰纤细,轻灵的腾空跃起,在空中划下一道璀璨的蓝光,只见一棵幽蓝的参天古树瞬间拔地而起,透着幽芒的树枝迅速延展四方,变得茁壮无匹,每根树枝上都挂满了散发着奇异幽香的碧蓝色花朵。   “若是你肯留在此处,帮我照料这些忘情花一段时日,你便能轻而易举地达到忘忧了愁,脱尘离俗的境界。考虑的如何?叶兰依,这可是你重获新生的机会。”那悦耳的声音里充满了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叶兰依双眉紧蹙,娇躯轻轻地颤抖着,犹豫地后退了两步:“不,我不能,我做不到。”泪水夺眶涌出,她抱起他心爱的玲珑筝,朝着身后的山道狂奔而去。  西风凌冽,漫天飞雪,山中禽鸟皆绝,空余一片荒蛮的死寂。“你没得选择。我选中的人,必须留下!”雪妖露出极其妖冶的笑容,舞动着寒冰一般的死亡之躯。  雪峰的忘情花,百年一开花,千年一凋谢,如此周而复始,往复轮回。她是雪与花的结合体,自诞生那一天起,她便是人间能看透情为何物的生灵,可偏偏这忘情花是冰冷无情,让她做了这懂情却无心的寡情之妖。花为心,雪为灵,花凋灵亡,雪落重生。  忘情花虽是寒冷无情,但忘情树却必须要以爱来滋养,方能保证花败之后的新生。故而,每每到忘情花临近枯萎之时,雪妖便会费尽心机在人间寻找一名痴心女子,引诱她来到雪峰之巅,使其倾尽心中之爱与忘情树结合。然而,献出心中之爱的后果是从此成为无爱之人,心如霜雪,无喜无悲,无泪无笑。  犹如噩梦初醒,眼前的世界雾气蒙蒙,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叶兰依逐渐恢复了意识,雪妖就漂浮在她身边的静静地注视着她,身后那飞瀑似的雪发无风自扬,像一双双闪烁着精芒的幽灵之眼。  “好好珍惜忘情花赐予你的力量,以及这七百年不变的美丽容颜。想看看你现在变得有多美吗?”她笑的妩媚,语调轻盈的递给她一面水晶石镜。  早在叶兰依昏睡之时,雪妖已经替她悉心打扮过了。宛若绸缎的乌发被精心的梳洗,莹润的粉唇被涂上了一层性感的胭脂红,柳叶似的眉毛被青黛浅浅的描画过。“这镜中的陌生人会是我吗?”叶兰依不禁反问自己,这张足以让所有女人嫉妒,让天下男人为之倾倒的美丽脸孔究竟是她的福还是祸?可是无论怎样,这都不是她的所求,又如何能令她感到开心呢?  “你听过女为悦己者容吗?既然不再有爱,不在意有谁欣赏,容貌是丑是美又有什么要紧的?”此刻叶兰依的心好似结上了一层牢不可破的寒冰,没有半点波澜,毫无生人的气息。  “哼,你错了,痴情未必是好事,忘情也未必是坏事。只得到他人的爱而不必付出,更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这不就是你们人类毕生所追求的幸福吗?想想你那那短暂虚空的爱情吧!不过落得个情灭心死的下场,如果明知是没有结局的苦痛,一开始又何必执着呢?”雪妖的话是对是错又有什么要紧的?既然现实安如磐石不可转移,何不学会逆来顺受由它摆布。她已无心去争辩,这是她的命,她认了。    天可补,海可填,南山可移。日月既往,不可复追。任它时光荏苒,毒花无情,她却仍然清晰的记得那个鬓发萧萧,垂垂老矣的他,遗憾的是当初那嵌入骨髓的痛已是荡然无存了。如今,她坍塌的世界里只剩下无边无际的孤独和凋零败亡的回忆。  “如今的我,只剩下一具无爱无恨的躯壳,没有任何人和事再能撩拨我的心弦,过去的一切就让它随风逝去吧!我的心终成为一碧寒潭,占满了冰冷与孤寂。自我放逐吧!我选择了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繁华尘世中流浪。我曾想,走到哪里便算哪里吧。死,对我来说也许是另一种解脱。”    二、梨花雨,灵树仙  乱世动荡,烽烟四起,所到之处尽是杀戮的痕迹,血腥气弥漫在每一寸空气与土壤里,世间再无半点祥和与宁静可言。幸运的是,她叶兰依的胸膛里正缓缓跳动着一颗失去痛觉的心,所以无需担心。  又是一座充斥着浓烈血腥之气的村庄,不过这种尸横遍野的场面对于现在的叶兰依来说已是司空见惯的了。她平静地走着,目标是远处那些连绵不绝的山脉,穿过去,也许会有一个全新的世界在等待着她。有时候探索未知也算是寻找希望的一种方法,人要活下去,总得怀揣着希望,哪怕只剩星点之光。忽然,几声微弱的婴孩哭声从近处的茅屋传来,打乱了她原本快慢一致的步伐。  “居然还有活着的……”她用同样清冷的余光瞥向那哭声的源头。  救还是不救?这闲事是管还是不管?没有决定的她不知是在何种力量的驱使下,走进了那间破烂不堪摇摇欲坠的茅草屋。死去母亲的怀里抱着染满鲜血的婴儿,一时间分不清那血是母亲的还是孩子的。  她怔住了,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条正奄奄一息的小生命。  “真是可怜……”身后突然窜出一漆黑的人影来。她急忙转身防备,似雪般纯净的瞳仁中闪过一丝无情的杀意。定睛一看,原来是个背着草药篓子,白净弱质的年轻医者。  一缕金色的阳光洒在叶兰依迎风乱舞的黑发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拂过发丝,露出她不着粉妆洁净无瑕的倾世玉颜,以及那灵动似雪的眸球。  他不禁感概,如此美丽的女子恐怕唯有画中才能得见。只是一眼,他的脸上便顿时浮出一股热气,他急忙低下头,冲上前去抱起受伤的婴儿,放在一旁的简陋的木榻上诊治。  “这孩子伤了心脉,病情不容乐观,我得带他回谷去医治。”他自顾自的说的,全然没有注意到她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  既然这闲事有人管了,多留也无益,叶兰依径直向外走去。  “姑娘且慢,在下文斌,可否请姑娘帮个忙?”他毕恭毕敬的样子还真是带着几分呆傻的书生气。  “我为何要帮你?”若换了从前的她绝不会作出这般冷酷的答复,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温暖心已被无情的寒冰之渊深埋。  文斌迎向她暗含着微弱妖芒的双眸,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头:“在下想借姑娘的冰雪之力一用,暂且保住这孩子的性命。”他说的诚恳,她却神色有异。  “竟能洞悉我的力量,看来你并非普通人……是我方才小看你了。”  “嘿,这个嘛。姑娘若有兴趣随在下到梨花谷走一趟自会有答案。”他胸有成竹地笑着,而她依然是一脸不食人间烟火的淡漠。  “不想死就说!”眸中冰雪纷飞,她五指成爪瞬间抵住他的咽喉处。  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没有像常人那般瑟瑟发抖,跪地求饶,而是无所畏惧地一笑。  “为何发笑?不怕死吗?”她冷彻的声音里竟也透出了些许好奇。  他见叶兰依杀气渐消也松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说道:“没办法,在下天生爱笑。姑娘若要杀我自是费不了多少气力,但我这里有姑娘想要的答案,杀了我只怕吃亏的是姑娘。梨花谷住着了解姑娘冰雪之力的人,难道姑娘就不想见见她吗?正所谓……”  “够了!再啰嗦我就将你冰封起来……”叶兰懒得听他滔滔不绝的劝词,冲着这神秘人她也非走这一遭不可。  在文斌的带领下两人成功地找到了隐秘的入口,短暂的黑暗过后一番展新的天地映入叶兰依的眼帘,谷中梨花胜雪,正合着温润的雨丝纷纷飘坠。叶兰依从文斌口中得知谷主青羽乃是修行高深的世外高人,收留了许多因为战乱而流离失所的百姓,他也是其中一员。谷主见他略懂医术且资质不凡便收他为徒,传授他些治病救命的法术。  在美丽迷人的梨花风雨中稍作停留后他们继续前行,直到穿过这片梨花林和一条蜿蜒的小路才到达了谷内的村落。看着那些受尽苦难的人们又能够重拾平安幸福的生活,叶兰依的心底忽然有种莫名的温热在涌动着。这梨花谷仿佛就是人间仙境,是大家都向往的纯净乐土。  文斌带叶兰依来到石筑的神庙外等候,谁料这位神秘谷主偏要出个难题考她一考,非要她弹唱一曲才能相见,且必须是感人肺腑的曲子。若是从前提这般要求倒也罢了,只是对于如今的叶兰依来说实在不容易。  无论成败与否都豁出去了,打退堂鼓可不是她的性子。叶兰依轻声念动咒语,掌心立即凝出一颗冒着寒气的雪珠,雪珠的光芒逐渐散开骤然化作一把晶莹剔透的冰琵琶:“花开为谁开,花落为谁落?月缺又月圆,何处诉情衷?零落残雪影摇曳,独坐闲庭卸红妆……”歌声未变,人也未换,唯独情心久逝,再无留恋之地。  她越唱越怀念故去的自己,倒真流露出几分难得的凄情来。忘我的歌声继续,而此时眼前的石门已经缓缓张开了。“月色淡淡,暗度芳菲。袅袅孤烟,岁岁寂寥。”不料想这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神仙谷主竟只是个素颜碧衫的小姑娘。她掩藏不住眼中的疑惑,而那少女却好似成熟妇人那般和蔼地微笑着迎面朝她走来。  “怎么?这世间罕有的美貌并非你所求?”她继续微笑着问道。  “我……无所求……”叶兰依平静地回答。  “人若无情,活着便再无所求。也许,来到人间是我犯下的一个不可弥补的大错。”她侧过身去仔细地凝望着庙外那一株枯死的老树,陷入经年的回忆之中。    三、救世心,坎坷爱  三千年前,青羽曾是神界冰天里遗落人间的一粒忘情树种,她和默雪(另一颗树种)扎根在雪峰,努力地活了下来,经过五百年漫长的光阴才终于修成人形。  青羽开始对叶兰依讲述自己的过去,生着少女娇颜却充满成熟气息的她,凝神远望天际的一霎那美得令人心醉。  “天界的神仙们是不允许动情的,只因一旦有了思凡之心他们就会变得自私,会受到欲望的驱使做出危害三界的事来,所以忘情花的存在是至关重要的。但对于你们人类来说,七情六欲是必不可缺的,甚至是宝贵的,难以割舍的……在人间呆了足足三千年,我也学懂了不少……只是默雪她……”她忽然停住了,似有难言之隐。  “默雪就是如今的雪妖吗?”聪明的叶兰依已然猜到几分。  “你猜得不错,两千多年前刚刚修成人身的默雪(雪妖)爱上了一个凡人,她决定离开雪峰与那人一起生活。之后我在雪峰独自修行了七十年,直到有一天她又回来了。”她哽住了,眼含忧伤抚摸着干枯的树皮。  “人妖终归殊途,妖能活成百上千年,人却只有短短的数十年。”叶兰依靠近那颗枯树,端详它龟裂的树干,淡淡的说道。  “不错。默雪纵然回到了雪峰,却无法像从前那般静心修法,昔日的情爱日日都在折磨着她,直到她将爱变成了恨。她的怨恨在漫天冰雪中聚合成了一片寒魄冰晶,滴落在我们元神的所在,也就是属于她的那颗忘情树根上,而我亲眼目睹了她成魔的那一刻。我担心自己也会被魔化,于是带着属于自己的忘情树来到这座梨花谷,然而忘情树在温暖的环境中根本无法生长,迫于无奈,我只好取出了自己的元神精魄。(终止修行)”青羽收拾了心情,恢复了刚才的从容与淡定。  “原来如此,那么,雪妖还记得过去的自己吗?”叶兰依追问。  “纵使记得,恐怕也无甚用处了。新生雪妖有自己的意志,她的诞生不但改变了忘情花的功效,也使它成为了能让人忘情绝爱的魔花,这已然违背了忘情花创造者舍小爱而成就大爱的初衷。”  叶兰依心头一颤,四个字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忘情绝爱,我竟成了忘情绝爱之人。可是,为什么此时此刻连一点苦楚的感觉也不能留给她。“前辈无需自责,事已至此,除了尽力弥补,别无他法。既然雪妖是与忘情树结合而生,那么毁了忘情树……也许……”  “此法不可行,就算毁掉忘情树,雪妖的邪魄亦会占据被忘情花吸食过的其他躯体上。换言之,你就会成为雪妖。我多年来一直在尝试,想要通过别的方法来复苏忘情树。唯有它结出能够压制忘情花的忘情果才能解你的毒,让你做回原来的自己,只是你过去淡忘的情感是无法恢复了。你还愿意试试吗?”  两百年悄然而逝,对那份注定化作烟云的错爱,又何必再期许?再报有幻想呢?她无声地祭奠着往昔的点点滴滴,亲自将它们埋葬。如今的她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如果前辈能成功,我一定服下忘情果。只是这雪妖一日不除,你我都不会安心。”她冷毅的双眸漾起圈圈涟漪,仍旧那是一眼望去深不见底的寒潭。 共 821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患者应该多吃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