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九阳剑圣四百一十五章师兄这里是我们的洞房

2020/02/02 来源:南京信息港

导读

九阳剑圣 四百一十五章:师兄,这里是我们的洞房!后十天,两个人要形影不离。冰凌要带阳顶天,去一个隐秘的地方,度过她这辈子后的时光。

九阳剑圣 四百一十五章:师兄,这里是我们的洞房!

后十天,两个人要形影不离。冰凌要带阳顶天,去一个隐秘的地方,度过她这辈子后的时光。

两个人乘坐着魔灵鳐,一路往北。

飞了三千多里,便已经到了西北大陆的尽头,这里往北就是茫茫大海,海的尽头,就是北地。

北地和西北大陆之间,大约间隔着不到两千里的海域,是算近的。但是整片海域受到**江水的污染,完是生命的禁区,所以也没有任何船只通航。

当然比起天上魔城的海域,这里受到的污染就轻得多了。所以,有少许高等骑乘能够飞过这片海域。大部分人,想要去北地,就必须在西边绕路三千里,沿着大陆桥往上,从陆地到达北地,或者再往西两千多里,乘船绕行到北地的西侧。

总之,虽然西北大陆和北地看起来近在咫尺,但哪怕近的距离,也差不多有近万里。

……

阳顶天和东方冰凌都做了一定的易容,阳顶天易容成一个面孔苍白,斯文却有些孤僻的青年男子。

而东方冰凌,戴上了一张阳顶天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面具。

冰凌带上这张面具的时候,阳顶天还稍稍惊愕了一下。

这张面孔非常艳丽,甚至有些豪野。

娇艳欲滴的红嘴唇,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充满了挑逗,眼角都是斜着往上的。

怎么形容这种面孔?火辣的牡丹?滴血的玫瑰?

这种女人,看似放荡,但要是男人稍稍触碰一下,就会被扎得满手的鲜血。

这种女人,是在极度美艳的面孔之下,藏着一颗类似男儿一般的心。

她可以穿着华丽的裙装,带着价值连城的首饰,拥有一张艳绝人寰的面孔,却坐在脏乱的地上,和粗野的男人划拳,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见到阳顶天惊愕的目光,冰凌道:“从现在开始,你叫我冷牡丹!”

“啊……”阳顶天惊愕道:“你,你就是冷牡丹?”

东方冰凌点了点头。

冷牡丹是谁?她和公孙三娘其名!整个世界,都传着她的艳名!

东方冰凌让人高不可攀,所以天下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中,头两名就是公孙三娘和冷牡丹。

公孙三娘,是剑舞和妩媚著称。

而冷牡丹,则是艳丽和豪迈!她的美丽赛过任何女人,但是豪迈超过任何男人。

当然,冷牡丹还有大的特点,就是杀人数!

这个女人,完嫉恶如仇。几乎走到哪里,就杀到哪里。武功之高,让人闻风丧胆。

当然,她杀的大部分都是恶人。但其中,也不乏好人。

她长得如此艳绝人寰,有拥有魔鬼一般的傲人身材。走到那里,都如同娇艳的花朵一般,吸引狂蜂浪蝶而来。她一般是不大理会的,依旧我行我素。喝酒的时候,酒打湿了胸前的衣衫,使得衣衫变得半透明了,许多男人垂涎的目光他都视若不见。

她对生活品质讲究到了极致,用好的香精,吃好的食物,和好的水和酒,吃好的肉。

但是,她不讲究任何淑女仪态。完可以在数男人的目光中,一手抓肉,一手抓酒,大口吃,大口喝。

任何男人对她指指点点,哪怕是在背后对她意yin,她都当作没有听见一般。

但是,如果有人敢直接来到她面前调戏。基本上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活生生被劈成两半。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她仿佛看上去没有公孙三娘那么受欢迎,因为公孙三娘好相处。

但是,论对男人的吸引力,冷牡丹比起公孙三娘还要甚之!

……

在魔灵鳐的背上,阳顶天望着前面火一般美妙艳丽的背影,还是觉得一阵阵恍惚,有些不敢置信。

东方冰凌是绝对的冰冷骄傲,而眼前的冷牡丹,依旧是冷。但是,又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完是冰火两重天一般。

“师妹,你,你为什么想打扮成这个模样?”阳顶天道。

东方冰凌转过头道:“这样,不好吗?”

“好……,但是和你真实的样子,差距好大啊。”阳顶天道。

东方冰凌道:“这是真实灵魂的我,做东方冰凌太累了,要承担太大的。我的梦想是行走天下,嫉恶如仇,斩尽天下恶人,意恩仇,想杀就杀,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绝对的自由,不要被任何东西束缚。”

阳顶天望着东方冰凌,道:“原来的九天仙女,已经高高在上,让人遥不可及了。而此时的冷牡丹,就如同天上亮的星辰,仿佛举手可触,但却隔着亿万里的星辰,让人觉得加遥远,不可触摸!”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在这后的时光内,我却想要以这个面目一直到死。”东方冰凌道:“师兄,那你爱上的,是哪一个人?是东方冰凌,还是我现在这个冷牡丹?”

阳顶天沉默片刻后,道:“我爱上的,只是一个印象。不管是东方冰凌,还是冷牡丹,都是一个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美丽印象。所以,就算你在我怀中,我也依旧觉得不真实,不像焰焰那样,喜怒哀乐,一嗔一喜,都比真实细腻。”

……

很,魔灵鳐降落在北地。

阳顶天还是第一次踏在北地的土地上。

这里是一片充满矛盾的土地。

大地依旧是伤痕累累,依旧是通红如血的。

但是,这里的天气却非常冷。

天上,飘着鹅毛大雪,一团一团砸下来。

大雪堆在屋顶上,树枝上。到处,都是白雪皑皑。

但是,陆地上却没有一点点积雪,哪怕一点点都没有。

零下几十度的环境内,几天几夜的鹅毛大雪,却没有在地上留下任何痕迹。

雪只要刚刚落地,就立刻融化掉。

所以,这里同样是冰火两重天的世界。

来到北地之后,阳顶天和独孤凤舞就不能在骑魔灵鳐了。因为,这里已经是天下会的领地了,除了天下会,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飞在空中,否则会遭到天下会的直接攻击。

阳顶天和冰凌买了两匹昂贵,神骏的狼骑。

然后,冰凌在前面带路,一直往北!

阳顶天不知道冰凌要带着他去哪里,他也没有问,就一直跟着走。

尽管北地地广人稀,但是冷牡丹的身影,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顿时,跟在身后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数男人,都用痴迷的目光远远望着东方冰凌火辣艳丽的背影,却几乎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

因为,这支冷牡丹实在太暴力嗜血了。一个不耐烦,直接一剑刺死。虽然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是仅仅只是上来说一句话,就被杀死也太冤枉了。

走到第三天的时候,阳顶天后面已经跟了几百人了。

东方冰凌完置之不理,阳顶天虽然皱眉,却也没有出言。

不过,这三天阳顶天因为跟在冰凌的身后,几乎被几百个男人妒恨和惊诧的目光碎尸万段的。不过总算没有一个男人跑出来和阳顶天决斗。

就在阳顶天觉得庆幸不会招惹太多麻烦的时候。

一个男子骑马冲了出来,朝着东方冰凌大声喊道:“牡丹,牡丹……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这次你休想再从我的世界消失!”

阳顶天望向那个男子。

长相非常俊美,但是此时样貌完不敢让人恭维了,实在狼狈到了极点。

俊美的面孔,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眉毛被人烧掉了一般,身上的衣衫又破又旧,一边冲过来一边还抹鼻血。

从阳顶天身边经过的时候,阳顶天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因为他身上有一股酸臭之味,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澡了。

他直接冲到东方冰凌的身边,目光贪婪地望着冰凌艳丽的面孔,深深吸一口气道:“我终于再次闻到让我梦牵魂绕的味道了,牡丹,你之前为何如此狠心,声息地离开了我。”

冰冷望向他,冷厉狠辣的目光中,竟然露出一丝奈的神情,道:“滚!”

“我好不容易再次找到你,你休想我远离你一步,要么杀掉我,要么让我跟着你。”这个痞赖男子道。

阳顶天皱了皱眉,上前问冰凌道:“怎么回事?”

那个痞赖男子朝阳顶天瞟来一眼,道:“喂,你怎么回事?我和牡丹说话,你来凑什么热闹?”

“宴蹁跹,他是我的夫君。”冰凌淡淡道。

那痞赖男子如同被雷击一般,惊声道:“不可能!你爱的是我,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够配得上你?”

“神经病。”冰凌冷道。

“你就是爱我,否则你杀人不眨眼,为何我每次纠缠你,我调戏你,你都不杀我?还有,为何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还出手救我。为何我要死的时候,你用丹药救了我?为何我受伤垂死的时候,你在旁边照顾我半个月?”那痞赖男子大声道。

阳顶天心脏微微一颤。

冰凌以冷牡丹面目出现的时候,确实和这个痞赖男子有过一定的交集。确实,冰凌不管以哪一种面目出现,对男人都没有一点点耐心,稍稍一点不耐烦,拔剑就杀的。

冰凌望向阳顶天道:“夫君,此人叫宴蹁跹。武功很烂,正义心泛滥,非常爱多管闲事。当时我第一次行走在混乱之地的时候,有一个势力的头目试图来非礼我,我正打算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这个宴蹁跹直接冲出来打抱不平,但是武功又很烂,立刻被人打到在地,被打得半死。我不耐烦地直接离开了,后来他叫得越来越惨,眼看要被人打死了,我就过去救了他,把那群人部杀了。不过,他的一条腿被人打断了。我随便将他扔到一家医馆里面,然后就离开了。过了两年后,偶然间又遇到了他。他又在正义心泛滥,多管闲事,被人打得半死,我又救了他。这个时候,他的第二条腿,也被人打断了。我又将他丢在医馆里面,后来他就缠上了我,我杀又不能杀,烦不胜烦。”

阳顶天不由得望向这个宴蹁跹。

天下间,还有这样的极品。武功那么烂,正义心这么泛滥,又那么爱多管闲事,能够活到现在正是一个奇迹啊。

此时,这个宴蹁跹望着阳顶天,道:“兄弟,你配不上牡丹的,你也不够我那么爱他,我认真地告诉你,你放弃吧,她跟着你,不会幸福的。”

阳顶天望着他严肃的面孔,忍不住想笑,道:“那么,她跟着你,就会幸福吗?”

“当然。”宴蹁跹道:“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配得上她的男人。”

“你这么多管闲事,小名随时都会丢掉,谈什么给女人幸福?”阳顶天笑道,然后望了他狼狈不堪鼻青脸肿的俊脸。

宴蹁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这不是多管闲事弄的,我这是没钱吃饭,吃霸王餐才被打的。这二者之间,有分别好不好?”

顿时,阳顶天加语。

“夫君,不要理他,我们走。”冰凌道。

然后,二人加速度。

那个宴蹁跹死命地追上来。

“师兄……”冰凌皱眉道。

顿时,阳顶天手指一,一阵玄气直接击中了宴蹁跹的马腿。

那马一阵踉跄,直接就要跪下来。

“哎哟……”马背上的宴蹁跹,直接飞了出去,摔了一个狗吃屎。

狼狈不堪地爬起来,抹了抹满嘴的鼻血,对着阳顶天破口大骂,然后撒开两腿又追了上来。

阳顶天发现,他的两条腿,确实是瘸的。

阳顶天和冰凌的速度越来越,越来越,一下子将宴蹁跹远远甩到后面。

这个奇葩男子,竟然拖着两条瘸腿,依旧紧追不舍。

……

一天。

两天!

……

足足五天过去了。

此时,已经走到了北地的尽头。

前面,已经是茫茫的水面。

没错,不是大海,而是水面,绝对静止的水面。

这里,是整个混沌大陆北边的尽头,阴阳镜,这个世界隐秘的地方,神秘的地方。

冰凌下马,朝阳顶天道:“师兄,我们就要到了。改变我命运的地方,这个世界上神秘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处。今天晚上,我们就在那里洞房吧!”未完待续。

合肥长淮医院甲状腺科马巨强
北京市大兴区红星医院怎么样
安顺有治疗癫痫医院
河源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长沙手术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