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才相士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2020/01/16 来源:南京信息港

导读

天才相士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李青囡居然一个人偷偷跑来了开封,这绝对是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变数。从燕京来之前,林白千叮咛万

天才相士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李青囡居然一个人偷偷跑来了开封,这绝对是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变数。从燕京来之前,林白千叮咛万嘱咐要这xiǎo丫头老老实实在家里陪陪父母,可没想到她居然巴巴的坐飞机从燕京直接飞到了新郑机场,然后转车来了开封。

眼瞅着风尘仆仆的xiǎo丫头,林白心中虽然有气,但也只能忍着。尤其是当林白从李青囡口中得知,她这次前来的原因,是因为被尚卓才带走的xiǎo丫头索菲亚给唆使的之后,林白心中的恼怒之意更是一丁diǎn都没了,甚至还生出了一丝愧疚的感觉。

当初他去墨西哥之时,索菲亚成了一个大难题,百般无奈之下,林白只得让尚卓才把她带回欧洲,去找长生子真人,让他代为管教。事情这么一耽搁下来,就已经是半年有余没见过索菲亚那xiǎo丫头了,每当想到这事儿,他心中便难以安生。

“索菲亚姐姐説好久没见你,特别想你,所以让我过来拍几张相片用电邮给她!二爸,你就别生气了,原谅囡囡这一次好不好?”李青囡见林白脸上露出不忍之色,急忙伸手抱住他的胳膊,厮磨不已。

林白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不生气。不过你现在来的不是时候,我等会儿就要去和别人打架,带着你去看这打打杀杀的,实在不合适!”

听着林白宠溺的口气,张三疯浑身上下都是鸡皮疙瘩。这xiǎo丫头片子也就在林白面前才这么乖巧,平素在茅山,自己没少别她恶整,而且带她下山游历那段时间,奇门江湖中有几位老前辈也是被这xiǎo丫头用计谋给好好整蛊了一番,也亏得她生得讨喜,所以才没惹出事端!

“来了就来了,带着过去涨涨见识也是好的,以后的江山还得靠这xiǎo丫头他们这群人呢!”张三疯叹了口气,摇头悠悠道。

李青囡一听张三疯这话,急忙过去抱住他的胳膊,笑眯眯道:“还是师父您老人家最疼我,等我回茅山了,每天还给您捏肩捶背,好好伺候您!”

“得,你那捏肩捶背的手段我可是无福消受,只要你少折腾我几回我就烧高香了!”张三疯摇了摇头,脸上满是苦涩。拿着石头给背上按摩,搞个冰块来冷敷,如果这也算是捏肩捶背的话,这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发生为妙!

简单收拾一番之后,三人便朝着清明上河园走了过去。只是刚走到那广场的门岗位置,便被拦了下来,説是任何人都不能携带无关人员进入,不然的话自动视为弃权。林白无奈之下,只得给沈凌风打了个,让他斡旋一番之后,这才进了大厅里。

不得不説,此次大赛的赞助方真是出了大力气。清明上河园内的万人广场地表悉数都用青砖重新装修装修了一番,而且周遭的建筑也是固定了一些,最重要的是周遭的环境布置都是按照藏风聚气保持生机的阵法摆布而成,这才更为难得!

广场之上,大多数都是年长之人,如林白这样年轻的极为罕见。而李青囡的出现,更是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诸多人都有些不解,难不成参加比赛还能带家属的?!而且相师斗法,出手之间无轻无重,若是不xiǎo心牵扯到了这xiǎo姑娘,到时候可怎么办是好!

“这不是国际相术大赛么,怎么着成了游园会了,还兴拖家带口过来的啊。早知道如此,我就把我的家人也一并接过来看看你们华夏的落后局面好了!”没等别人开口,朴友河便抢先发声,对林白冷嘲热讽不停。

林白也懒得理会他,像他们这种脸皮厚如城墙的货色,你如果一还腔,他就更加喋喋不休,还不如什么都不説,乐得个清净自在!

“师父,这些华夏人就是这样,您老人家不要和他置气!等会儿您力压群雄拿了第一,这些人自然知道只有咱们大韩民国才是世上相术发源之地!”李顺载瞥了林白一眼,冷冷道。

林白能忍,可是李青囡这xiǎo丫头可不是个木讷的主儿,转头冲李顺载比了个鬼脸,然后一拉眼皮,娇俏道:“羞羞脸,当初在燕京的时候便是我二爸的手下败将,现在还有脸再来华夏招摇撞骗,而且话还説的这么大,你难道就没看到天上已经满是牛在飞了?”

“臭丫头,你胡説八道什么?!”李顺载面色一冷,转头扫视一圈诸人,沉声道:“还有没有人管了,这xiǎo丫头肆意侮辱参加比赛选手,影响他人心情,赶紧把她给我赶出去!”

“边地起赤云,唐太宗有金营百日缧泄!你的面相本来就已经表露出来你近日不能远游,但你却苦哈哈的从韩国跑到了华夏,我看你是不想要自己的这条命了!”李青囡冷哼一声,伸手指着李顺载沉声开口道,话语声虽然稚嫩,但却沉重有力。

听到xiǎo丫头这话,周遭的华夏相师纷纷朝李顺载望了过去。却是发现这李顺载居然真的如李青囡所説那般,额头边角头发稀疏掉落,而且里面皮肤发红,按面相学来説,的确是远游出祸事之面相!

等到他们确定xiǎo丫头所説的话之后,神色愈发震惊起来。而今修习相术之人本就不多,此时居然有这么一个粉雕玉砌的xiǎo娃娃修习相术,而且还能xiǎo有所成,这事情着实叫人高兴。如果不是碍于场内局势,不少华夏相师都想去抱抱这xiǎo丫头。

“满嘴胡言,我这乃是大富大贵之相,绝非你所説的什么灾祸面相!”李顺载看着李青囡冷声呵斥道:“xiǎoxiǎo年纪就敢出来胡乱卖弄,果然是跟着什么样的人就成什么样!”

“我説你怎么这幅瘪三模样,原来是你师父教你的啊!”李青囡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一边的朴友河道:“大师,你师父骂你,你是不是该好好调教调教他啊?”

李顺载勃然大怒,一捋袖子就想上前,但却被朴友河给拉住。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xiǎo丫头,我看你也粗通相术,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和我这不成器的徒弟来赌上一局,看看你们俩谁的水准更高一些啊?”朴友河朝前走了一步之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青囡淡淡开口。

话音一落,场内一片喧哗声。这老家伙也太不要脸了一些,你徒弟怕不是有五六十岁年纪了,就算是二十岁修习术法也得有三四十年光景了,你居然让一个四五岁的xiǎo姑娘和他比斗,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嘛!

林白闻言也是心中大恼,这些韩国棒子实在是屡教不改,也该是时候收拾收拾他们了!

“和你徒弟比有什么意思,他本领太低!要比的话,我就和你比,谁不敢应战,谁就是xiǎo乌龟!”还没等林白开口,李青囡便伸手指着朴友河沉声道。

这一语説出,场内的喧哗声又大了几分,就连林白都是愣住了。这xiǎo丫头的胆子委实也太大了一些吧,居然口口声声喊着要和一国的相术泰斗切磋!

“囡囡,你退下,这事儿让我来就行!”林白伸手想把李青囡拉回来,但站在他一边的张三疯却是微笑着突然出手,将林白的胳膊摆到一边,然后转头笑眯眯的看着李青囡道:“囡囡,不要输,师父我看好你哟!”

“师兄?!”林白见张三疯这模样,当即一愣,不知道他怎么会纵容这xiǎo丫头片子到这种地步!

张三疯微阖双目,神色无比平静,丝毫没有异样,淡淡道:“放心吧,xiǎo丫头输不了!”

林白已经太久没见过李青囡了,士别三日还当刮目相看,更何况是半年时间。别人不知道李青囡的水平,可他张三疯清楚,这xiǎo丫头身居五鬼五鬼运财风水局大部分气运,和天道契合,再加上这半年时间打磨,不容xiǎo觑!

“既然如此,那我就屈尊纡贵,和你这xiǎo丫头来上一局!”朴友河淡淡説了一句之后,冷眼看着林白道:“你放心,我最多替你稍稍调教一番,不会伤及她的性命!”

“废话少説,谁要谁的命还不一定呢!”李青囡没有丝毫畏惧,大踏步而上,看着朴友河沉声道。

江西省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永春县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南宁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妇科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