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庆余年超前点播律师起诉爱奇艺腾讯视频法学专家很可能败诉

2020/11/20 来源:南京信息港

导读

《庆余年》超前点播 律师起诉爱奇艺腾讯视频 法学专家:很可能败诉近日,《庆余年》超前点播引发争议,上海两位律师以爱奇艺和腾讯的会员协议为

《庆余年》超前点播 律师起诉爱奇艺腾讯视频 法学专家:很可能败诉 近日,《庆余年》超前点播引发争议,上海两位律师以爱奇艺和腾讯的会员协议为格式条款起诉,请求法院确认部分条款无效,目前案件处于提交立案阶段。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早在2019年3月,苏州大学学生小孙以同样诉由起诉爱奇艺,要求爱奇艺停止插播广告,此案经过媒体报道引发极大关注,一度登上热搜,经过一二审判决,2019年10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判令爱奇艺赔偿小孙30元,但小孙要求爱奇艺停止插播广告请求没得到支持,小孙的诉讼目的失败。  法学教授和法官对于两位律师的诉讼并不乐观,他们认为,否认格式条款无效很难,因为互联网企业和产品波及面广,一旦确认无效,将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法院最终都会回到条款解释上来,从技术上予以处理。  消费者:  愿为内容付费 但“花钱买不到自己期待的”  成都的贺女士是内容付费的拥护者,拥有爱奇艺、腾讯等所有视频平台的会员,腾讯《庆余年》推出超前点播时,她花费50元购买了超前点播。  “我愿意为内容付费,但是买的时候说是更新日多看六集,我就以为每天更新都可以多看六集。”贺女士说,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除了付费之日多看了六集之外,其他更新日,与普通会员一样只是更新两集,超前点播始终比会员保持六集领先。  “更新日多看六集有歧义,有两种解释,只能怪自己没有看清楚吧。”贺女士说,如此一来,她只能等到2020年1月1日才能看到大结局,“我觉得我对得起腾讯,该付费都付费了,不爽的是,花了钱买不到自己期待的。”  《庆余年》超前点播引发争议,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超前点播在视频平台并不是第一次使用,早在2019年8月,《陈情令》播放最后5集,首次使用超前点播,30元提前解锁大结局,虽然遭到了粉丝抵制,但是有500万人为此买了单。  此后,超前点播又在《没有秘密的你》《从前有座灵剑山》《明月照我心》等剧出现。  与上述四部剧近结局启用点播不同,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在播放《庆余年》时,从22集就开始启用超前点播,这意味着到大结局结束,有25集的剧集,用户可以选择提前观看,按照每集需3元费用计算,25集则共计需花费75元才能提前看到大结局。不过,在“超前点播”推出的前5天内,视频网站推出了折扣优惠,即会员可以享受限时5天50元折扣。  花50元超前点播,舆论一片哗然。为《陈情令》购买了点播的成都市民陈女士说,没有任何一部电视剧在播放之前,预告过要启用超前点播,均是电视剧火了之后才开始。  律师起诉:  为确保会员权益的稳定性  欲确认格式条款无效  《庆余年》超前点播频频上热搜,两位律师、知名法律博主“吴声威WSW”和“逻格斯logics”分别以“格式条款”为诉由起诉爱奇艺和腾讯,要求确认爱奇艺和腾讯会员协议部分条款无效。  2019年12月30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了两位律师吴声威和林健,他们皆为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已分别向北京互联网法院和深圳南山区法院提交立案,暂未收到受理通知。  吴声威是今年6月购买的爱奇艺会员,网友提起超前点播时,他在思考,爱奇艺是如何衔接会员与点播会员的权益,没想到把会员协议一看,惊到了。  “本质就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爱奇艺觉得’,消费者签订了一份爱奇艺可以单方面随时修改的协议。”吴声威说,这显然违反了公平原则,属于不平等条约,在他看来,虽然网友争议最大的是超前点播,从法律角度来说,超前点播只是不平等约定的一个小表现形式。  吴声威介绍说,合同约定“爱奇艺有权基于自身运营策略单方面决定和调整VIP会员服务内容,解决争议时,以您同意的最新会员协议为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留意到,腾讯会员协议也明确,腾讯可以给予运营需求等全部或者部分变更会员协议,包括且不限于停播或者额外付费点播。  吴声威说,这就意味着,爱奇艺和腾讯在启用超前点播时,先将会员协议修改好,等消费者购买并意识到问题之后,协议已经变更了,若要维权,消费者没有最初协议,存在举证困难,目前,他固定协议版本更新时间为2019年12月18日。  “我要起诉的是,它最新版本协议就有问题,确立部分条款无效。”吴声威说,起诉目的是为了规范互联网电子协议,确保会员权益的稳定性。“否则,今天出个超前点播,明天再出一个VVIP,无论你付多少钱,它都可以无限制地修改会员协议。”  腾讯和爱奇艺回应:  所有平台的协议都一样  以之前公开回复为准  2019年12月30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就两位律师起诉格式条款采访腾讯和爱奇艺,腾讯和爱奇艺公关皆表示,就超前点播相关问题以之前的回复为准,不再回复这个问题。腾讯公关表示,“其实所有平台的协议都是一样的。”  2019年12月17日,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在三声2019第四届中国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后回应《庆余年》超前点播争议,戴莹表示,视频平台的内容在越来越多元,用户的需求也变得更多元。“我们的初衷是想满足用户更多元的内容需求,但可能没太做好,未来希望能更多考虑到用户的心理,做好排播的设计和告知工作。”  2019年12月18日,就超前点播问题,腾讯视频副总裁王娟回应《庆余年》50元超前点播模式,王娟说,我们对于会员的告知和消费心理的把握上还不够体贴,未来将会进一步优化并提升会员的服务体验,给大家带来更多优质的内容与贴心的服务。  观点  需要出台规定对电子协议进行规制  苏州大学副教授吴俊认为,“会员付费超前点播”是否改变了“大片随意看”的会员权益,这是一个合同条款解释的问题。  一方面,就《庆余年》电视剧而言,不是会员也是可以观看该电视剧的,因此会员并不享有垄断性的观剧权益。据此,可以认为“大片随意看”的会员资格并不包括提前观剧的权利。  但另一方面,从文义的角度,“大片随意看”确实包含了不能限制观剧的效力,只要平台已经将视频上线,就不应该限制会员的观剧权利,否则,以后所有的电视剧,平台都可以控制开播而不是一次性全部投放,让会员再次付费。  “即便两位律师起诉,法院也会从技术上处理,把格式条款确认无效变成合同条款解释,平台在跟消费者玩文字游戏。”吴俊认为,由于存在这两种会员合同的解释方案,平台选择了对自己有利的解释规则,因此,即使诉诸诉讼,平台也很难败诉。  吴俊认为,随着视频传播的数字化,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手机之类的移动网络终端而不是电视机来观看电视剧,移动网络终端实际上扮演了曾经广播电视的功能,越来越具有公用事业产品的性质。因此,应该用更多的强制性规范来规范平台的权利和义务,政府监管部门应该限制平台提供格式合同条款的权限,切实保障消费者的权益。  另外一名不愿意具名的法官认为,律师主张会员协议是格式条款需要提供有力的主张,通常有两种情况下会被确认无效,第一种就是损害公众利益;第二种,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  “虽然超前点播成为社会热点,但热点不等于公共利益,这种消费者与企业签订的合同,属于商业模式范畴,很难上升到社会公共利益,需要律师举证证明。”这名法官说,爱奇艺和腾讯这种互联网企业涉及的产品非常多,辐射范围非常广,一旦确认条款无效容易成为风向性指标,波及非常多产业,整个社会可能发生天翻地覆变化。“互联网发展需要一个过程,法院不倾向于立即作出改变,最终还是会回到合同条款过程签订和解释上来。”  这名法官表示,要规范互联网电子协议,需要一个个案件形成足够影响力,进而让政府出台相应的规定予以规制。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临沧男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男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男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男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