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網吧陪玩女哭訴總被摸被逼穿絲襪

2019/05/02 来源:南京信息港

导读

下午一點多,我到達了北京的魚咖電競館,根據此前交談,2點將會有三個漂亮妹子等著我的采訪。當我到達后,除略顯為難的主管,就是一些沉浸在游戲中的

下午一點多,我到達了北京的魚咖電競館,根據此前交談,2點將會有三個漂亮妹子等著我的采訪。當我到達后,除略顯為難的主管,就是一些沉浸在游戲中的玩家,而妹子們起晚了,還在路上。  晚睡晚起已經是這一行業的普遍現象。在魚泡泡的陪玩業務中,80%以上的陪玩人員都是女性(又稱為游神),她們或長的賞心悅目、或游戲技術高超、或聊天技巧頗豐,工作業務主要是線下陪顧客打游戲;而剩下不到20%的人員則是男性陪玩,他們大部分都上接單,內容主要是游戲代練和雙排上分。

阿久是个回答速度很快的武汉妹子。喜欢玩游戏的她还在上学时就被重庆一家鱼店长推荐去当陪玩,在大学念完刚到北京时,她选择用陪玩度过这一段没找到工作的日子。从重庆到北京后,客源的增多让她的定价由59/小时涨到了129/小时,因为入行较早,再加上自己的技术还不错(电五钻石),目前排名前几,稳定的接单率保证了她平均8K+的月薪。

1、当时到了北京还选择做陪玩,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不换个工作?

A:毕业刚来北京,一切都不稳定。所以把陪玩当做中间的过度来做,毕竟这个可以自己玩游戏,然后也能维持自己的开支。

2、你父母知道你在做陪玩吗?

A:父母知道是知道,但他们估计不太了解。因为我跟他们说跟别人一起玩游戏可以赚钱,他们也知道我喜欢玩游戏,让我注意安全就行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移动阅读趋势:深度取代碎片化
北京交通委开车发微信刷微博是拥堵原因之一
揭秘:山东八路军一个纵队集体投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