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青衣小说会计太忙了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南京信息港

导读

“你明天不行请个假,去找一下武会计,请人家给办一下。这事不能耽误,三月一号就开始贷款了,若耽误了,我们的房子就会泡汤。”从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

“你明天不行请个假,去找一下武会计,请人家给办一下。这事不能耽误,三月一号就开始贷款了,若耽误了,我们的房子就会泡汤。”从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出来后,老婆焦急地对田真说。  原来,田真调进新的单位一年多了,但是住房公积金关系一直没有从原来的单位转过来,这不,他们刚刚看上了一套房子,急需贷款二十万,按照新的政策规定,田真两口子刚好可以贷二十万住房公积金。这天,在人头攒动的公积金管理中心,田真和老婆苦苦等候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他们办理了。可是,公积金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田真的公积金关系还在以前的单位,按照规定,必须将关系转到现在的单位才能办理贷款。  “不用请假!”田真拍了一下胸脯,满有信心地说,“不就是把原来单位财务室的章盖上吗?我让方山给办一下带回来就得了,何必大老远地跑去呢?何况,为了这么点小事而请假,不值得。”  老婆听天真这么一说,稍微放心了。  田真掏出手机给方山打电话。在原的单位里,田真和方山的关系了,虽然,他们一个是回民,一个是汉民,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成为铁哥们。果然,方山听天真把情况说了,毫不犹豫地让他放心,保证明天把盖好章的公积金关系转移手续带到县城交给田真。  第二天,看看时间,方山应该下班回到县城了,田真迫不及待地打电话过去,方山在电话里告诉他,人家武会计说太忙,第二天给办。  第二天,不等田真打电话过去,方山就打电话过来,说武会计还是太忙,顾不过来,明天再说吧。  “不就是盖个章嘛,至于忙的连这点时间都没有吗?”田真忍不住在电话里咕哝了一句。  “就是啊,我也这么说,可是人家武迟会计就是要推诿说太忙了,暂时顾不上。”电话那头的方山口气有些抱歉,接着安慰田真,“你再等等吧,肯定误不了事。”  田真把情况给老婆一说,老婆就发怒了:“让你请个假亲自去办一下,你不听,非得要拜托别人办。你不亲自去催促,人家武会计能给你好好办吗?”  “不会吧?”田真被老婆一顿气话给呛得心头有点堵,但还是信心十足地说,“看来,武迟会计真的很忙,要知道,不管哪个单位的会计,都比较忙,有时候把公章往包里一装,就到处开会去了,忙的都顾不上喘口气呢。”    然而,出乎田真意外的是,一连过了六天,方山还是没有把事情给办妥。眼看明天就要开始办理住房公积金贷款了,明天是星期天,如果办不上,就得等到下个月。可是,房主明确表示,不可能等到下个月,而且,必须在一周之内就要把全部房款付清。  田真有些心慌,又打电话给方山,加重语气地说:“兄弟,明天就贷款了,你中午吃完饭再跑一趟武迟会计的办公室,瞪着他给办一下,如果办不上就完了。”  “好的,我一吃完饭就过去。这次他不把章给盖上,我就不出他的办公室。”  时间,好似大冬天的地沟油一样,凝固不动了,熬得田真简直有点窒息。漫长的两个小时啊,终于熬到了,看看表,方山那边应该吃完午饭了,田真顾不得扒完一口饭,放下饭碗,就给方山打电话。  仿佛有人狠狠地捣了田真一拳头,田真感觉头有点晕,一颗心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就像农村人盖房子时用石夯在一上一下地使劲砸着地基。那英有一首歌唱得好,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田真感觉自己身子好像在旋转个不停。不仅是自己在转,而且周围的山也在转,水也在转。  方山告诉田真,真是不巧得很,人家武迟会计不在单位,办公室的门锁得紧紧的。    田真哆哆嗦嗦地拨通了老婆的手机,老婆一听急了:“你赶紧打电话问问人家武会计在哪呢,如果没到外地,我们晚上去他家里催人家给办一下。”  田真怀着一线希望拨通了武会计的手机,电话那头,武会计的声音就像这大西北干旱的大地上落下来的一颗雨滴,给了田真一线希望。武会计告诉他,自己晚上回去。  “哦——”,田真长舒了一口气,“那我晚上去您家里,务必请您帮我办一下。”田真用了一种自己从来都没有用过的、连他自己都感觉有点恶心的谦卑的语气。  “不过也说不定,能不能回去,就看我这边事情办得怎么样。”很快,武会计话锋一转,又把田真的心给揪紧了。也许,他在那边也看见了田真焦急的心情,关心地安慰田真,“兄弟,别着急,我如果能回去,就给你打电话。”  田真好像看到了武会计那满脸胡茬的大圆脸上,堆满了关心自己的横肉,每一寸肉里,都挤出了真诚而歉意的的神态。  “那就先谢谢您老哥了。您现在在哪里呢?”问完这句话,田真有点后悔,纯属多余,这不是成心让人家会计怀疑自己不相信人吗?  “我在内蒙古,临河市。”  仿佛一只巨手,狠狠地把田真按进了淤泥里,又把他揪了起来,田真想起宁夏农村小孩经常玩的捉泥鳅这个游戏。小孩子们把泥鳅捉住后,抓住泥鳅的尾巴不停地甩,然后故意把泥鳅放了,泥鳅在干地上没命地逃跑,好不容易蹦跶到了淤泥上,眼看半个身子都钻进了淤泥,小孩子们又一把抓住它的尾巴,硬生生地把泥鳅从淤泥里拔了出来,接着甩,然后再放,再抓,再甩……  田真感觉自己就像那只泥鳅,正在被人耍。田真知道,内蒙古距离宁夏的路程有多远,至少在这三个小时里,武会计是不可能回到宁夏来的。  “那……那……那你啥时候回来?”田真憋了半天,才挤出来这几个字,他感到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结巴起来,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  “说不定,估计至少三天。”  “可是……,人家公积金管理中心明天就开始贷款了,我如果贷不上,房子就买不成了,我们真的看上了这个房子,两口子上班、孩子上学,都挺近的。您知道,在我们这个县城,找一个上班、上学都方便的房子不容易呀。”田真一口气说了一大串。  “唉!我也没办法!”电话那头的武会计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一直太忙,根本顾不过来。”  “可是我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让方山去找你给我办一下的,你怎么连盖一个章的时间都挪不出来呢?”田真几乎要大叫起来。  武会计也生气了,略微太高了嗓门:“都怪方山,每次他来我办公室,不等一等,我说忙,他就走了。他应该在我办公室等着,我忙完了就给你办上了,不就是一个章嘛!可是他一走,我忙完了,就把你的事给忘了。”  你总不能天天都忘了吧?田真在心里嘟囔着。  方山的话又在田真耳边响起:“我每次进去后,武迟都催着让我先走,说办好了给我打电话。”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相信武会计呢,还是该相信方山呢?方山是自己的好朋友,可是武会计呢,也和自己关系一直不错——至少在田真看来是这样。    当田真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老婆后,老婆一个劲地抱怨起来,田真哑口无言。  “那人家武会计现在在哪呢?”过了一会,老婆问了一句。  “那驴日的说他在内蒙呢。”田真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粗话。骂完这句话,田真吃惊了:我这是怎么了,好歹也是有文化的人,怎么骂出这样难听的话来了?  老婆不理睬田真这句粗话,接着说:“正好我今天下午没有啥事,我买点东西,去武会计家里,给他老婆好好说说,请人家回来后无论如何给办一下。万一人家明天回来早的话,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没必要吧?!”田真老大的不痛快,“就这么毬大点事,至于吗?更何况,我们俩的关系一直挺好的,我在原来单位里,一直叫他老哥,经常和他无拘无束地开玩笑呢。”  顿了一下,田真接着说:“而且,这是他的职责,根本不能算是他给我们帮忙。再说我也请喝过酒,给他买过车票,他不至于连这点小事都要宰人吧?”  “你呀你,真是个夫子,你的名字真是没有叫错,田真,田真,一辈子都天真,天真得像个傻瓜。”老婆一顿连珠炮,呛得田真灰头土脸。    晚上,一家人正在吃饭,老婆风尘仆仆地进来了。田真连忙放下饭碗迎了上去,问:“武会计的老婆怎么说?”  “事情办好了!”老婆一脸得意地说。  “什么办好了?”田真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的公积金关系转过来了。”老婆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纸递给田真,上面赫然盖着田真原单位的章,鲜红的章,就像一朵火焰,闪耀得田真有点头晕目眩。  “可是武迟不是说他不在家,在内蒙呢吗?”田真感觉自己真的就是一只泥鳅,被调皮的乡下孩子给抓着头按进了淤泥里,晕晕乎乎,懵懵懂懂,浑浑噩噩,傻里吧唧。  “什么在内蒙?——”老婆不屑地甩给田真一句,“我一推门进去,他就在家里和一帮人打麻将。”  嗷——田真简直要发狂了。  “赶紧来吃饭。”岳母心疼地对女儿说,“这么远的路,跑了一天,饿坏了。”  田真连忙讨好地去给老婆盛饭。  “吃过了。”老婆摆了摆手,“我放下东西,又打的把武会计拉到县城,请他吃了一顿饭。”  “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呀?”就听老岳父手里拿着刚才那张手续条子,嘟哝着,“就一个章,这么远的路,害得人忙忙地跑了一天,而且,上面一个字都没写,还得自己往上填。”   共 33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人们患上性冷淡的要素有什么
黑龙江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的飞翔

下一页:潮湿的心情陌生的城市1